东京时间凌晨两点半 睡不着 窗外有男男女女在讲话的声音 作罢 起身伏在床头的靠枕上 写日记 不时传出邻居隔墙的小动静声响


我想大概是又一次抑郁侵袭 每一次都像过境台风 停留在路一段时日 离开

从睡眠开始 大概三四点才能入睡 六点多自然醒 之后便很难再睡着 就浑浑噩噩的闭上眼睛 再醒来已经是午后 无梦 疲惫 晚上打工会一直打哈欠 站不住脚 好几次太阳穴连着耳廓阵痛 很疲惫

看了两部...

深深的话浅浅地说 长长的路挥霍地走

© 致 D | Powered by LOFTER